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时髦的享受
时髦的享受
(一)办公室的对话

曙光仪器厂二楼出奇的安静,原来今天下午工会组织活动,人们都到院内广场上拔河去了,只有财务科会计小
吴和出纳小柳守在科里,等待发奖通知。小吴叫吴晓娟,小柳叫柳姐俊,小吴三十四岁,大小柳一岁,两人相处很
好,情同姐妹。

两人正不着边际的聊得开心,小吴不经意地脱下短袜,用手抠着脚指缝的什么东西。" 哎呀吴姐!「小柳象
发现什么似的,一惊一咋地叫道:" 你的脚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白嫩了?以前你比我差远了,你是怎么保养的呀,
介绍介绍呗!」这一说,小吴倒不好意思了," 你看我多没样,不好意思,「说着赶紧把袜子穿上了。" 你要
问我脚丫怎么保养这么好,是因为我有一个好养护工呗!」

「养护工?什么意思?」

「就是我有一个好脚奴,每天给我舔脚,他的舌功很好,人的唾液富含各种酶等营养物质,他舔得又很认真,
经过这几个月养护,可不就变得白嫩了呗!」

「你有脚奴给你舔脚!就是网上说的SM脚奴吗?你是S吗?还收奴才啦!」

这你就孤陋寡闻了吧!告诉你吧,这是时髦!在西方国家,七。八十年代以前同性恋是时髦,现在SM是时髦。
国内现在演艺界明星中吸毒是时髦,贪官富豪包二奶成风,白领阶层SM盛行,有地位有品位的白领或美媚蓄养家
奴也是一种时髦。「

真没看出来吴姐还这么时髦呢!你收奴才在家安全吗?别把你家给搬了!再说他能伺候好你吗这你还不懂吗,
其实收个奴才和养个保姆在家是一样道理,贵重物品你收好,家电现在卖不上价,存折现金卡不知密码偷去也没用,
他们不会动这个心思。再说对奴才你可以先收去他的身份证,即便出事也跑不了他!何况我的这个奴才对我绝对衷
心不贰,一切以我的身心满足为出发点,竭尽全力地服侍我,讨我欢心,自打收了这个奴,我才知道我的人生价值,
才觉得我这辈子没白活!无怪乎网上一位哲人说得好,一个有品位的女人一生应当有两个男人,一个作为生活中的
伴侣,一个就是衷于自己的奴才,这话可真对呀!「

这个说法我也从网上SM文章中看到过,只是理解不深。这么说你的这个奴才很会伺候你呀,你都怎么使唤他,
说给咱听听!「

我的这个奴才真名叫张志高,其实你见过的嗷,我知道了,你说的就是原来在医院里护理你爸的那个小张吧!
挺帅气的个小伙!「

对,就是他现在给我当奴才了。我给他取名叫贱奴,高兴了我叫他好孙子,乖孙子,狗崽子,不高兴了我叫他
贱狗奴才,臭狗奴才!他叫我主人奶奶,或直接叫奶奶。自从有了这个好狗奴才,这几个月我和超人(吴晓娟的先
生,叫黄超人,市税务局科长)可算徹底从家务活中解脱出来了,每天铺床迭被,洗衣做饭,清洁卫生,上街买菜,
所有的家务活通通地都由家奴来做了。我和超人回到家可以尽情享受奴才的服务,尽享人间乐趣!「

「小娇娇还在爷爷家么?」

「爷爷奶奶宠着娇娇不让回来,每天爷爷接送去幼儿园,说到娇娇该上学了才送回来。」

「那奴才就只伺候你们俩了,他怎么伺候得你们舒服啊?」

「这狗奴才是伺候得我们很舒服!每天下班我比超人先到家,一进家门,这狗奴才已跪在门内等候了,他先吻
过我的双脚,然后前额触地,我用穿着高跟鞋或皮靴的脚踏在他肉乎乎的狗头上蹬来蹬去在地上轱轳,那种高高在
上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他给我接过坤包,脱鞋,套上室内托鞋。晚饭他已准备好了,我先躺在沙发上由他给我做
全身按摩。他按摩手法很好,象受过训练似的,真能解除一天的疲劳。超人回来就由奴才服侍我们吃饭。晚饭后一
般我看电视,超人电脑上打游戏,这时候就把狗奴才忙坏了!一会儿超人要他给捶腿,一回儿我要他给我舔脚,他
真有些无所适从。我有一个坐脸沙发,还有一只专门的舔肛椅。」

「舔肛椅?就是专用来叫他舔屁眼时坐的吗?」

「对啦,坐脸沙发是在普通沙发后背下側留了个洞,奴才的头刚好能伸过来把脸垫在我屁股底下,他的狗脸软
乎乎的,屁股坐上去挺舒服的!舔肛椅是奴才专做的,分椅座和椅身两部分,椅座中正好可容下奴才跪在里面。椅
身由椅背和座面连在一起,有转轴和椅座相连,可前后旋转六十度,座面上有洞,奴才的狗头正好伸得出来,舔阴
方便。看电视时,我就坐在上面,让他给我舔肛舔阴。这狗奴才舌头长,软软的,热乎乎的舔得我可舒服啦!我原
先经常肛门搔痒,他没几天就给我舔好了。没事我就叫他用舌头蘸上蜂蜜或大宝按摩霜给我做肛门按摩,或是给我
舔脚。他舔脚功夫也很好,舔脚指缝尤其舒服,他叫『串胡同‘,舔脚指和脚掌间的沟他叫『扫大街’,你看这狗
崽子多有才!一周他用牛奶给我洗三次脚。」

「用牛奶洗脚,你真够奢侈的!」

「不浪费,牛奶用过后就赏他就饭喝了。没多长时间我的脚就让他养护得白嫩光润了。」

「喔,原来如此,你的脚现在比我的都白嫩了!除了喝你洗过脚的牛奶,你都给他吃什么呀,养个奴才得多少
费用呀?」

「好养活,一个月一百块钱也多花不了!他光吃我们的残羹剩饭,晚饭主要是我的大便,我习惯每天晚间排便,
那是他最想享用的。有是我晚间有活动在外边解决了,这狗崽子还给我撒娇不干呢!」

「他也吃姐夫的屎吗?」

「不,他只喝超人的尿,超人肛门上的屎他可以舔。」

「还挺挑剔呢!看起来养个奴才真好!我只在网上看到许多人热衷于SM,有人当女王,有人当奴才,不过都
是花钱找调教,捆绑鞭打,吞黄金,喝圣水的也不少,都是些高管白领,商贩学生吃饱了撑的。做私奴,家奴的好
象还少吧?」

「不少了,不然怎么叫时髦呢。愿做奴的人有的是,很多人有做S的情结,习惯于气指颐使的使唤人,也有很
多人天性愿做奴,认为收自己心仪的人驱使,蹂躏,作贱也是一种享受。有钱的就花钱买调教,享受SM,没钱的
就甘心情愿地去做家奴,也是享受人生。这种愿做家奴,私奴,夫妻主的奴的人网上有的是。你也可以从网上收个
奴才好好伺候伺候你!」

「哎呀好姐姐,真是与君一夕言,胜读十年书。叫你说得我真有点心动了,回家我就和我们家桂薪商量商量,
尽快也收个家奴来让我也享受享受!请姐姐也帮我物色个好奴才吧!不过在我没收着奴之前,你的奴才能不能借给
我用两天?」

「你想得美,把奴才借给你那几天我可怎么过呀!」

话还没说完,就听得楼外有人喊叫:「吴会计,比赛结束了,快把奖品拿下来吧!」「好唻,听见了!」吴晓
娟大声应道,和柳姐俊赶紧各忙各的了。

(二)做奴的开始

我叫张志高,今年38岁,小40的人了,由于工厂破产,一个正经工作还没了,没有孩子,老婆还跑了。为了糊
口,我在市第一人民医院当过一段护理工,就是替家属照顾那些卧床不能动的患者。虽说活脏点,一个月挣一两千
块钱,也还过的不错。一个偶然的机会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使我变成了我现在的主人吴晓娟奶奶的家奴,开始了
我的新生。

去年年初,我伺候的截瘫患者,也就是主奶奶吴晓娟的爸爸要出院了,同样需要有人照顾。当时她还不是我的
主人,就请我到家护理病人,兼做家务,每月两千。她和丈夫黄超人在单位都很忙,这样算多了个保姆,既不用担
心病人,每天回家又能吃个现成饭,也挺好。可是过了三个月,病人突患上呼吸道感染,送医院竟没能抢救过来,
我心里也好难受。

就在送葬那天,她们家人一大早都去殡仪馆了,由于未来得及结工钱,我就还在她们家给她们收拾屋子。看到
卫生间洗衣机上放着她换下来的衣服袜子还未洗,我如获至宝,把袜子含在嘴里,抄起她的内裤放在鼻子底下忘情
地闻着。「你干吗呢?」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问道。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吴晓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说是赶回来拿
什文件。「你不嫌脏啊!我都穿了十来天没洗了。你是不是就喜欢闻怪味啊!」。一时搞得我很狼狈,手足无措。
我赶紧把袜子吐出来,慌忙地说「不嫌不嫌!」吴晓娟一脸坏笑地说「给我说实话,你以前是不是也闻过我的袜子
内裤?不说实话我都给你抖搂出去!」「是闻过。」我不得不说实话:「每次给你洗衣服前我都要好好闻闻你的内
衣袜子,我喜欢你衣服上香喷喷的味道。」「不只有香味吧?看来你有闻臭味的怪癖。你懂得SM吗?」吴晓娟问
道。「多少知道一点,S就是女王,主人,M就是奴才,女王可以任意作贱奴才。」我回道。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SM?」

「你上网有时离开我无意中看到的。」

「你是不是特想做个M,愿叫女王把你踩在脚下,骑在胯下?」

「那得看是什么样的女王了。」

「你看我要当女王怎么样?」

「真的吗?」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象没听明白似的。吴晓娟虽说长得不算太漂亮,但是面相妩媚,她
身架好,不胖不瘦,尤其是丰臀秀腿,十分性感。她说话慢声细语,娇滴滴的,对人很和善。说实在话我打心眼里
喜欢她,崇拜她。每次我手淫时,都是幻想着伺候她,给她当板凳坐,当马骑,吃她的屎,喝她的尿,只有这样才
能玩得尽兴,很快射精。后来才知道就是想给她做奴隶。因此一听她说要当女王,那可真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我急
不可待地回答:「如果你当女王,我真想给你做个衷心的好奴才!」

「你给我做奴才我可不给你开工钱了!」

「看你说哪去了,真能给你当奴才,哪还能要你的工钱呀,能给你当奴已经是我的福份了,我就求你收我为奴
吧!」说完我赶紧跪倒在地上,磕头再三。

看到我这样,吴晓娟乐了,拉起我来说:「你看你还当了真了!你要真想当奴才,等晚上我和超人商量商量再
说吧。我有事得赶紧走了。」

由于这一天事挺多,晚上她们回到家都快十点了。晚饭她们已经在外边吃过了,洗过脸,坐到沙发上,我忙把
两杯冲好的花茶给她们端过去,摆放在茶几上。「你也坐下歇会儿吧!」吴晓娟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让我坐下。「
你想好了吗,真的愿意做我们的奴才吗?」吴晓娟看着我的眼睛问道。我急忙翻身跪在地板上,磕着头说道:「我
甘心情愿做您们的奴才,尽心尽意地服侍您们,肝脑涂地在所不辞!」「那好吧,」吴晓娟用脚尖托起我的脑门,
止住我磕头说:「我们俩商量过了,既然你想当奴,我们也正算计着想收个家奴,那正好就是你了。咱们先把话说
明白了,奴是你自己要当的,做奴才就得有个奴才样,要做百分之百的奴才,一切以我们的需要,我们的快乐为准
则,我们怎么使唤你,怎么作贱你都可能,你要想好了,现在退出还来得及!」我忙回答:「您们就做我的主人收
下我这个奴才吧,主奶奶,主爷爷,我要做个家奴伺候您们一辈子,决不反悔!」看我这么坚决,主奶奶吴晓娟说
:「那好吧,我们就收下你这个狗奴才!从现在起,我们俩就是你的主爷爷,主奶奶,给你起个名就叫『贱奴‘吧,
就是贱狗奴才的意思。明天把你的身份证交给我保管,每天除了做好家务,服侍我们之外,多研究研究菜谱,调理
好我们的饮食。你可以吃我们的剩饭菜,还可以享用我们的黄金圣水。我们不能象一对河南夫妻主人似的,只给当
家奴的那位牡丹江的出租车司机吃女主人的黄金,害得人家一个月瘦了十几斤!」听到这里,我连忙说:「我有个
小小的要求,我只吃主奶奶的黄金行吗?」主奶奶看了看主爷爷:「你说呢?」「我无所谓,怎么都行!」主爷爷
真是太好说话了。主奶奶看主爷爷没意见,就说:「那就这样吧!今天晚了,我上个一号就睡觉吧。」我已给她们
铺好床了,等主爷爷小解完,我给他舔干净,主爷爷就去睡觉了。我赶紧找了个小盆放在抽水马桶里,跪在马桶前
面,伺候主奶奶大便。由于肉食较多,主奶奶大便很臭,我赶紧把排风扇打开。「怎么,臭么?」主奶奶笑着问我。
「贱奴不敢,我是怕奶奶您嫌臭!」我忙回答。主奶奶乐了,誇我道:「狗崽子真会说话!」一会儿主奶奶拉完了,
她起身扶着面盆,将屁股转到我面前,命令我:「给我舔干净!」她肛门口还真残留了一点屎渣,我上去用舌头舔
干净,咽到肚里。大概是我给她舔得舒服了,她哼哼唧唧地叫着:「真不错,嗷,真不错!」舔完,我用卫生纸再
把唾液擦干净,把阴户擦干净,帮她提好裤子,她还不走,一脸坏笑地站在门口看着我。我明白了,她是要亲眼看
看我这个狗奴才是怎么吃她的大便的!我跪着将盛屎的盆子从马桶中端出来,放在卫生间中央的地上,我跪在她面
前,拿出预先准备好的小汤匙,崴起一口放进嘴里。闻着本来已经够臭的了,吃到嘴里,臭哄哄的味道更是打鼻孔
里往外钻,在嘴里滑腻腻的,嚼着还粘牙,舌跟后面直犯恶心。看我难堪的样子,主奶奶抿着嘴直乐。我暗暗鼓励
自己:「主奶奶在考验我呢,我一定要认真做出个奴才的样子,决不让奶奶失望!」想到这里,也不觉得屎臭了,
食欲也来了,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一会儿就吃完了。主奶奶看着乐得前仰后合的笑着说:「好个狗崽子,你可真
是个好厕奴呀!超人!超人!这狗奴才把我拉的屎都吃完啦!」没有回应,原来主爷爷累了,我吃屎那功夫,他早
睡着了!

(三)消魂的享受

我睁开眼睛,觉得脑门隐隐作痛,原来是主奶奶用脚尖拨拉我的脑袋,把我整醒了。只见主奶奶眼盯着我,嘴
里「嗯,嗯」地哼着,我明白了,主奶奶要吐痰!晚上为伺候主奶奶方便,我是在奶奶床边打铺睡的。我卜楞爬起
来跪倒,仰面张开狗嘴凑过去,主奶奶一大口粘痰吐在了我的狗嘴里,我「咕咚」一声咽了下去,滑泥泥的,甜甜
的,不过略带点腥味。「我要尿尿!」主奶奶懒洋洋地对我说。我急忙扶奶奶起来,坐在床边上,我跪着退下奶奶
内裤,分开奶奶双腿,张嘴捂住奶奶尿道口,随着奶奶尿液一股一股涌出,我大口大口地吞咽着。奶奶尿完了,我
给奶奶舔干净阴部,提好内裤,奶奶躺倒,我给奶奶盖好被,奶奶又舒服地睡着了。这时墙上挂钟已经五点半,我
该去给主奶奶,爷爷准备早饭了。

六点钟我伺候主爷爷起床,洗漱。主爷爷有早晨解大号的习惯,我跪在爷爷面前伺候爷爷大便。爷爷方便完了,
正要拿卫生纸,我忙磕头对爷爷说:「爷爷开恩,请让贱奴给您舔干净吧!」爷爷乐了:「你个奴才昨晚不是说不
愿吃我的屎吗?」我忙回答:「贱奴愿为爷爷舔肛门,请爷爷恩准!」「那好吧。」爷爷说着欠起身来,转过去手
扶着面盆,将屁股撅到我面前,可以看到残余屎渣还不少呢!我伸出舌头,手掰着爷爷的腚帮,仔细地把屁眼周围
的屎渣舔干净,咽到肚里。我用舌尖使劲往爷爷屁眼深处够了够,确信舔干净了为止。

爷爷的臀部真白,甚至比奶奶的皮肤都白,爷爷的长相俊美,看他年轻时的照片,更是帅哥一个。尤其是爷爷
的心地善良,脾气好,体量下人,我更是愿意死心踏地地为他老人家做奴才了!

我给爷爷提好裤子,只听爷爷朝卧室喊到:「晓娟你还不起床呀,我可要吃饭不等你了!」奶奶回道:「你饿
你先吃吗!我也该起了,狗奴才快来伺候你奶奶我起床!」我赶紧跑过去,伺候奶奶更衣穿袜。伺候奶奶洗漱梳妆
完毕,主爷爷已经吃完饭了。待奶奶吃完饭,已是七点半了。我依次为爷爷奶奶换好鞋,目送两位主人开车上班去
了。

我又是洗衣服,又是收拾屋子,擦拭家具器皿,然后去超市买菜蔬水果,一上午还真忙乎。中午主奶奶爷爷都
不回家,我凑合着吃了点狗食盆里的剩饭,还可以睡上一会儿。原来的卫生间太大,主奶奶从一侧做了个分隔,安
了个门作为储藏室。橱藏室里有货架,上面三层放杂物,最下面打了个铺,就是我的狗窝了。我睡在里面,还挺舒
服。下午我可以给主人收拾收拾东西,擦擦皮鞋,皮靴,做晚饭前有时间可以看看电视,还可以上上网,这些主爷
爷奶奶都是允许的,你看我的爷爷奶奶多好呀!

奶奶晚上五点钟下班,一般五点半前到家,比爷爷早半个小时。我都是提前跪在门旁等待奶奶回家。老远听见
皮鞋跟磕地的「咯噔咯噔」的声音,我就知道是奶奶回来了。奶奶一开门,我就爬过去亲吻奶奶的双脚,口中唸道
:「贱奴欢迎奶奶!」然后头触地面,请奶奶用双脚轮番踩在我后脑勺上来回軲轳軲轳,那个感觉实在太美了!我
给奶奶接过坤包,然后放下鞋柜旁的换鞋凳(就象火车卧铺窗旁那种可掀起的坐凳),奶奶坐上去,我给她换鞋。
尔后奶奶走进客厅,仰面躺在沙发上,我打开电视,调到奶奶喜欢看的有韩国电视剧的频道上,然后跪倒在沙发前
为奶奶作全身按摩。我按摩手法很好,柔软细腻,不轻不重,为此奶奶没少夸我。这不,当我给奶奶按到大腿跟部
时,她又舒服得哼哼上了!正按着,爷爷进家了,我又忙着去伺候爷爷进门换鞋。爷爷奶奶洗过脸,我就该伺候她
们吃晚饭了。

晚饭后,爷爷奶奶有散步的习惯。这是我跟在他们后面,在附近的江堤上走着,听着爷爷奶奶或谈一天的见闻,
或天南地北的胡侃,或说着永远也讲不完的情话,我做奴才的也跟着太开心了!累了,我就趴在地上当个长凳,爷
爷奶奶坐在我身上,相拥相偎地亲热着,我也感觉美滋滋的!没人的地方,奶奶还喜欢把我当马骑。特别是夏天穿
得薄,奶奶骑在我背上,腿夹住我腰部,热乎乎,软乎乎的,感觉真好!爷爷怕奶奶摔下马来,一只手搀扶着奶奶,
奶奶左手抓住我的头发,抡起右手,使劲往我屁股上一拍,嘴里喊着:「架!架!马儿快跑!」我就撒欢地跑了起
来,颠得奶奶前仰后合的,乐得奶奶合不住嘴了。跑了二十来米,奶奶叫我停了下来,我已是满身大汗了。奶奶下
得马来,踹了我脑袋一脚说:「没出息的狗奴才,跑这两步就出这么多汗,把你奶奶的裤子都浸湿了!」我急忙给
奶奶磕头说:「贱奴该死!贱奴该死!」这一下把奶奶「噗哧」逗乐了,爷爷也给我讲情,奶奶命我:「起来吧,
咱们该回去了!」

回到家中,我给爷爷奶奶换好睡衣,打开电视,就端过两盆热水来给爷爷奶奶泡脚。爷爷奶奶坐在沙发上嗑着
瓜籽,看着电视,聊着天,我给他们轮流搓着脚,各忙各的。洗完脚我轮流给他们做足疗。奶奶更喜欢让我为她舔
脚。奶奶的脚不大,我张大嘴能把她的少半个脚丫吞进去。我喜唤嘬她的每个脚趾,喜欢舔她的脚趾缝。我双手捧
着奶奶的玉足,忘情地伸长舌头舔着奶奶的脚趾缝,看着奶奶闭着眼睛享受着,连瓜籽儿都忘了嗑了,嘴里舒服得
还不时的哼哼几句:「舒服啊,狗奴才真会舔!」我心里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

做完足疗,爷爷一般去上网。奶奶与其说是看电视,不如说主要是享受我的服务了。我把带轮子的坐脸沙发推
过来,我坐在沙发后面仰面朝天地把头伸进沙发里搁在沙发面上,奶奶胖乎乎的屁股热乎乎地坐在我的狗脸上,那
个感觉真好!与其说是奶奶在享受不如说是我在享受,不过就是有点憋得慌。好在奶奶非常善解人意,不到一分钟,
奶奶就欠一欠屁股,好让我抓紧时间换口气。奶奶还喜欢褪下内裤,肉乎乎的屁股直接坐在我脸上,屁眼压着我的
嘴,阴户对着我的鼻子,再前后左右逛荡逛荡,淫水差不多蹭了我一脸,我闻着醒味,脸憋得通红,用舌头够着奶
奶的屁眼,只觉着我的阳物都指向了十二点,真是太刺激了!不过奶奶坐我的脸时间都不会太长,她更喜唤让我给
她舔。我推过舔肛椅把坐脸沙发换下来,我仰面跪在里面,奶奶坐上去,正好屁眼漏在我面前。椅下有灯,光线很
好,看着奶奶秀美的菊花,散发着幽香。我微微往两边掰掰奶奶的屁股,菊花中露出一个园园的小眼儿,我用舌尖
顶上去,使紧舔着,只听得奶奶「啊,啊」地哼唧着,我舔得更有劲了。我感觉得出来,我每舔奶奶的屁眼一下,
都能让快感传遍奶奶的全身,我用舌尖往奶奶屁眼中顶得越深,奶奶哼唧声音越大,说明奶奶越舒服!然后我用舌
头蘸一些大宝按摩霜给奶奶做做肛门按摩。舔肛完接着舔阴。椅背可以往后倾斜六十度。我摇动手柄,把椅背调到
位,奶奶屁股往后移一移,背靠在椅背上,我直起身来,把头从椅面的洞口伸出去,就正好可以够着舔奶奶的阴户
了。奶奶的阴户很美,阴毛很重,由于捂了一天了,臊味很重。我先舔舔奶奶的股沟,阴户外围,然后伸长舌头猛
地插进奶奶的阴户,听得奶奶「嗯」了一声。我往里使劲舔着,在奶奶阴户中到处搅和,这时奶奶的淫水充溢了。
我嘬着奶奶的阴水,咽到肚里,继续到处舔着,尔后集中舔噬奶奶的阴唇和阴蒂。我含着奶奶的阴蒂,温柔地舔,
轻轻地嘬,直嘬得奶奶扭动着屁股,手抓着我的头发往下按着我的头,嘴里哼哼着骂着:「哎呀呀!你这个狗崽子
真会伺候你奶奶呀,舒服死我啦!哎呀呀舒服死我啦!」主爷爷赶紧制止她:「晓娟你小声点,别让外边人听见了!」
奶奶的大腿使劲夹着我的脖子,撒娇地对爷爷说:「哎呀老公,这狗奴才伺候得我太舒服了!不信你试试,让这奴
才也用口舌伺候伺候你!」「好呀,」爷爷在书房喊道:「奴才过来,让爷爷也看看你的本事。」我一边回答爷爷
的召唤,一边舔吸干净奶奶的淫液,给奶奶提好内裤,然后进到书房,跪在爷爷面前。我给爷爷褪下内裤,让爷爷
坐在椅子边上,我把脑袋从爷爷大腿跟间钻出来,正好用我的狗嘴含住爷爷的阴茎。爷爷略显肥胖的大腿又白又嫩,
柔软光滑,摸上去手感真好。我把爷爷大腿扛在肩上,两只手从爷爷大腿外往里够着给爷爷按摩股沟,小腹,或从
下面抚摸轻揉爷爷的卵囊或蛋弦和肛门间的敏感区。我大口吞吐着给爷爷做着口交,用卑微的眼神看着爷爷慈善的
面容,只见爷爷抿着嘴笑眯眯的看着我,享受着我的服务,连电脑屏幕也不看了。我含着爷爷的阳物吞吐着,只觉
得爷爷的阳物越来越硬,越来越粗,越来越长,都顶得我喉咙有点噁心了,可以觉得出来,爷爷的前列腺液都出了
不少了!我正嘬着爷爷的龟头,咽着爷爷的前列腺液只听爷爷扭头朝着客厅喊了起来:「晓娟快别看电视了,我等
不及了,快上床我伺候伺候你!」奶奶笑着回道:「我就知道你等不到时候就得叫我。」说着他们都来到卧室,还
没等我给他们铺好床,就相拥相抱嘴啃着嘴地上了床了。

我给他们脱衣服,给他们头下垫好枕头,盖好毛巾被,这时爷爷已翻身压在奶奶身上。我找了个枕头垫在奶奶
臀下,被奶奶抽了出来,命我:「你把脑袋伸过来!」我急忙把脑袋伸进被窝里,脸朝上垫在奶奶屁股底下,这样
爷爷的阳物可以在奶奶的肉穴里插得更深些。奶奶爷爷两个人屁股的重量压在我脸上,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随着
爷爷一下一下的抽插,奶奶也有节奏的哼唧起来。没撑十分钟,只觉得奶奶屁股一挺一挺地使着劲,浑身痉挛似的
大声呻吟起来:「哎——吆吆!哎——吆吆!爷爷越发抽插得更猛烈了,不几下,好象爷爷射精了,奶奶猛叫了几
声,也浑身一松劲,不再叫唤了。我知道爷爷奶奶都尽了兴了,就用双手托起奶奶的屁股,把脑袋从奶奶屁股底下
抽出来,把爷爷的阳物小心翼翼地从奶奶肉穴中抽出来,帮爷爷翻身躺好,把爷爷的阳物仔细地舔干净,给爷爷穿
好内裤,盖好被。我再钻进奶奶被下给奶奶舔吸爷爷的精液,处理干净后在给奶奶的股沟,阴部做做按摩。然后给
奶奶把腿顺好,盖好被,我跪在床尾,把双手分别伸进两个被窝里为爷爷奶奶做足部按摩。没一会儿,爷爷奶奶都
睡着了。

主爷爷温文尔雅,良善可亲,人是那么好;主奶奶善良慈祥,妩媚动人,我打心眼里感到她们可亲可敬,她们
是天下最好的人,是我的好主人!为她们服务是我的天职,伺候她们身心舒服就是我最大的心愿。奶奶很能体贴奴
才,她要我注意讲卫生,随天气变化增减衣服,每天吃饱,剩饭不够吃让我随时可以到附近超市想吃什么买点什么,
还经常给我喝牛奶(虽说是奶奶洗脚用的牛奶),自从给奶奶做奴才后我都吃胖了!包扩我伺候她们时,也是怎么
方便怎么好,能用嘴用嘴,能用狗爪子就用狗爪子,也不都是非得跪着干活。比如奶奶从来不要求我用嘴给她脱鞋
脱袜,象狗一样用嘴舔食饭菜。

我伺候奶奶爷爷除了做家务,就是为两位主人按摩,或口舌伺候她们的贵足,下体,有时奶奶也喜欢穿薄丝袜
或光着秀美的玉足踩在我肉乎乎的狗脸上,揉啊搓啊。有时奶奶喜欢用她的大脚指和二脚指夹我的舌头,或使劲夹
住我的狗鼻子不让我喘息,看我憋得狗脸通红,奶奶笑得别提多开心了!奶奶也喜欢用脚蹬我的小鸡鸡或踩我的卵
囊,她说踩着软乎乎的特好玩。她还喜欢拨拉硬我的小鸡鸡再用脚搓着玩。我有时也作为奶奶和爷爷健身的体育用
品,爷爷或奶奶坐在沙发上,我跪在她们面前,她们把腿蜷回来,然后使劲踹在我的肩头或胸脯上,把我踹出很远。
当然我后面早铺好软垫或被褥了。她们谁把我踹得远,谁就赢了,可以吃糖。她们把我为她们服务的所有活动都录
好了DV,高兴时就放一放,我们共同观赏,切磋改进。使得她们身心舒坦,这是我生命的最高价值!我尽心竭力
地伺候爷爷奶奶,爷爷奶奶心满意足地享受我的服务,我们是各取所需,各得其所,都是在享受人生,享受生活,
多么和谐美好啊!只有我的脸能和奶奶的阴部贴得最近,那是我心中的圣地。一舔上奶奶的阴唇和菊花,我就觉得
浑身热血翻涌,魂魄激荡,那种无尚的幸福感,是我最消魂的享受!

(四)伺候姨奶奶的一天

爷爷出差了。我正跪在奶奶脚下伺候奶奶吃早饭,奶奶对我说:「贱奴听好了,今天我要把你借给你柳姨奶奶
玩一天,你要象伺候我一样伺候好你姨奶奶,听见了么!」奶奶使劲往我脑袋上蹬了一下。「听见了,奶奶!贱奴
一定尽心尽力伺候好姨奶奶,决不给奶奶丢面子。」我恭敬地回答。吃完早饭,奶奶把我装到汽车后备箱里,就出
发了。

听见门铃声,姨奶奶打开电子门,楼内没有电梯,我俯下身来让奶奶骑在我背上,我把奶奶驮上楼去。姨奶奶
把我们让进家里,我伺候奶奶换好拖鞋,坐到沙发上,我跪在茶几前给两位奶奶倒茶。听奶奶和姨奶奶唠嗑,才知
道姨奶奶先生也出差了,一个人在家有些寂寞,才和奶奶商量再三,把我借家来玩玩。我偷觑了一眼姨奶奶的尊容,
一下子被姨奶奶的美貌镇住了,只见她瓜子脸,秀眉大眼,长长的睫毛,眸子明亮有神,没特意化妆,只淡淡地涂
了些口红。她举止端庄大方,高挑身材,步态轻盈,说话鹦声细语,俨然仙女下凡,嫦娥转世。今天能来伺候这位
姨奶奶一天,也算我三生有幸,没白活一世,没白作一回狗奴才了!

聊了不多一会儿,奶奶就要走了。我跪着给奶奶换好鞋,用嘴唇亲了亲奶奶双脚,奶奶就走了。关好房门,扭
回身来,姨奶奶就叫我给她换上她那双高跟长靴,她说也要好好体验一下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我前额着地跪在姨
奶奶脚前。只觉得姨奶奶的贵足重重地踏在了我的后脑勺上,把我的脑袋象踢足球似的使劲地蹬过来踹过去,换了
一只脚蹬得更狠。我紧闭着眼,呲着牙咧着嘴强忍着受用着。忽觉一下剧痛,我不由得「啊」地叫了一声,姨奶奶
把脚抽了回去,我偷偷地抬头一看,只见姨奶奶尖尖的靴后跟的卷边刮下了我的一小块头皮,还带了两根头发。姨
奶奶乐了,说:「你这狗奴才这么不禁玩,你姨奶奶还没蹬够呢!」

没什么好电视看,再说姨奶奶也不想看,只想玩我。她叫我给她洗脚。盆里倒了四袋牛奶,她叫我跪在她面前,
用舌头舔着牛奶为她舔脚。姨奶奶本来就皮肤白晰,说实在的比主奶奶的皮肤白多了,姨奶奶的那双玉足就更是白
嫩光洁,晶莹小巧,匀称秀美,妙不可言了!姨奶奶斜靠在沙发背上,闭目养神,怡然自得地享受着我的服务。忽
然姨奶奶杏目园睁,猛地朝我脸上踹了一脚,大骂道:「贱狗奴才!你咬着我脚面了!」我赶紧磕头求饶:「对不
起姨奶奶,贱奴该死,贱奴该死!」真是我的罪过,搞得姨奶奶没兴致洗脚了。我给姨奶奶把脚舔干净,擦干净,
穿上拖鞋,姨奶奶要我把盆里的牛奶全喝掉。奶奶,四袋呀!我象狗一样把头伸进盆里喝着,好不容易呀,总算快
完了,我象狗一样舔食着盆中残余的奶液,要是在主奶奶家,奶奶是不会这么难为我的。总算是喝完了,盆也舔干
净了,我的狗肚子也鼓囊囊的了。

下一个节目是为姨奶奶舔阴,舔肛。姨奶奶家沙发是一头可睡人的那种宽体沙发。我给姨奶奶拿两个厚枕头来,
请姨奶奶睡倒枕一个枕头,一个枕头从中间折过来,垫在姨奶奶屁股下面,把姨奶奶的内裤外裤一起褪下来。姨奶
奶颀长匀称的两条玉腿分开,两脚跟蹬在沙发边上,我跪在沙发前,脸正好冲着姨奶奶的阴户。姨奶奶的大腿那个
白嫩呵,叫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觉得姨奶奶肉乎乎的大腿以致腹部的肌肤白晰光滑,晶莹剔透。脸往姨
奶奶大腿根一贴,真是爽死我了!我两手从姨奶奶大腿外側伸上来,给姨奶奶按摩着小腹,股沟。姨奶奶阴毛较轻,
阴唇稍厚,白里透红,略显湿润,而姨奶奶的肛门则象菊花一样秀美匀称,中间屁眼收得紧得象是钢针也扎不进去。
我先轻舔姨奶奶的两側股沟,然后用舌头上下轻扫姨奶奶的阴户。我往上看了看姨奶奶的神态,暗自思忖这姨奶奶
真是个冷美人啊。只见姨奶奶嘴里含着口香糖,歪着头,斜眼向下不屑地看着我,使我更意识到自己的卑微下贱,
裆里我的阳物不由得硬梆梆地,甚至前列腺液都出来了。忽然我双手往两边掰姨奶奶的腚帮,用舌头猛顶姨奶奶的
屁眼,舌头往屁眼里伸了再伸,几乎少半个舌头都伸进肛里去了。我用舌头抽插着,感觉得到姨奶奶有些颤栗,我
知道姨奶奶是舒服得进入妙境了!我觉的舌尖略有些苦涩,可能是够着屎渣了。我没命地嘬着舔着,又大笵围地清
扫着菊花外围,整个肛门周围都让我舔得白里透亮了。我用脸庞给姨奶奶擦干净肛门周围的口水,接着集中舔姨奶
奶的阴户。我先是伸长舌头使紧往里够,大范围地搅和,猛舔两边的阴壁,阴唇,上下打扫着姨奶奶阴户的狭缝,
尔后集中舔噬姨奶奶的阴蒂。我把姨奶奶的阴蒂用嘴唇咬住,慢慢地嘬,轻轻地舔,只见姨奶奶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我嘬着姨奶奶的阴蒂,我知道那是姨奶奶最敏感的地方,随着嘬的力度不断加大,可以听见姨奶奶轻轻地呻吟了起
来。听着姨奶奶舒服地呻吟,我这个作奴才的就舔得更卖力气了!我嘬的劲越大,姨奶奶越舒服,姨奶奶穴内的淫
水也越充溢了。我将姨奶奶的淫水嘬在嘴里,咽到肚里,略有腥味,但不难喝。我变着花样使劲嘬着姨奶奶的阴蒂,
我知道渐入佳境了,姨奶奶右手抓着我的头发使劲往她胯下按,两腿夹着我的脸,屁股随着我用劲舔噬阴蒂,使紧
左右扭着,撅着,嘴里还不停地叫着:「啊,啊,你这个狗崽子,真会伺候人呵!」。我们的节奏都越来越快,姨
奶奶的叫声也越来越疯狂,屁股扭的力度也更大了,我的脸让她按得紧贴在她的阴部连气都喘不上来了!随着我两
下猛舔猛嘬,只听姨奶奶仰面「哎吆吆!哎吆吆!」猛叫了两声,就瘫软在沙发上了,我知道,姨奶奶这回是过足
瘾了!我慢慢地轻轻地给姨奶奶舔干净淫水,用卫生纸擦干阴部,再轻轻地给姨奶奶做做肾疗按摩。尔后给姨奶奶
提上裤子,热杯牛奶请伺候姨奶奶喝了,照顾姨奶奶睡好,我给她盖好毛巾被,不一会姨奶奶就睡着了。

我给姨奶奶做午饭吃过,姨奶奶通常要睡午觉,睡觉前也要我为她舔脚。姨奶奶一双纤纤玉足白里透红,红里
透亮,捧在我的手心里简直就是件工艺美术品,真是叫奴爱玩不忍释手,就是让我舔三天我也不会腻烦的!我卖力
气的嘬每个脚指头,舔着每道脚指缝,我知道那是舔得姨奶奶最舒服的地方,不一会儿姨奶奶就睡着了。

两点多姨奶奶醒了,说要解大便。我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因为我没有吃姨奶奶大便的义务,而姨奶奶却命
令我躺到卫生间去。我伺候姨奶奶起床后,只得乖乖地仰面躺在卫生间的地面上。姨奶奶迈着优雅的步履走过来,
双腿分跨在我的脑袋两边,我帮她褪下裤子。谁知姨奶奶一下蹲就放了一个屁,只觉得一股气冲到我脑门上,臭不
可闻。知道姨奶奶要撒尿了,我仰着脖子,张大狗嘴,对准姨奶奶的尿道口,一股臊尿正好尿进我的嘴里。我不敢
合拢嘴唇,大口大口吞咽着,忽然一股尿呛进了我鼻子里,呛得我直咳嗽,剩下的尿全撒在我脸上了。眼睛朝下看
到我狼狈不堪的样子,姨奶奶第一次开心地笑了个前仰后合,骂了我一句:「你个狗崽子就这点出息!」接着姨奶
奶的屎就拉出来了,我赶紧张嘴接住,用牙截断,不等嚼两下赶紧往下咽。姨奶奶的屎很臭,吃到嘴里发粘,滑腻
恶心。好在姨奶奶屎柱较细,拉得不快,我接着吃还勉强咽得及。我还没吃饱,姨奶奶就拉完了。我清清舌头,给
姨奶奶舔干净屁眼,用卫生纸擦干净肛门和阴户,双手托姨奶奶香臀帮姨奶奶站起身来,提上裤子,姨奶奶迈着优
雅的步履,屁股一扭一扭地走了。我从地上爬起来,打开排气扇,清理好地面,洗了脸,刷过牙,去到客厅给姨奶
奶做全身按摩。

刚给姨奶奶按完上半身,姨奶奶对我说:「给我全身舔一舔吧。」我撩起姨奶奶的衣服,认真地在姨奶奶的全
身舔了起来。全身舔了一遍,姨奶奶仰面睡好,让我嘬她的乳头,看我多幸运呀!姨奶奶酥胸丰满柔软,乳头大而
挺实。我正象孩子吃奶似地嘬着她的乳头,她又命令我一边吃奶,一边按摩她的下体。我轮流嘬着她的两个乳头,
一边用左手按摩着她的阴唇,轻揉着她的阴蒂,姨奶奶闭眼受用着,我的心里也乐开了花!正按着,门铃响了,主
奶奶接我来了。我赶紧给姨奶奶提好裤子,然后去开门。

我驮主奶奶进门,换鞋。主奶奶坐在沙发上,喝着茶问我:「好好伺候你姨奶奶了吗?狗奴才!」我「嗷嗷」
地学了两声狗叫,把两位奶奶都逗乐了。姨奶奶对主奶奶说:「还行,你的这个狗奴才还挺会伺候主人,是个好奴
才!吴姐帮我也收个奴才吧!」奶奶说:「你到网上去搜啊,网上愿作家奴的有的是!好了,我该走了。」我俯身
驮奶奶下了楼,钻进奶奶汽车的后备箱里,又跟着回奶奶家去了。

后来的许多天里,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姨奶奶俊美高贵的面容,浮现在眼前的总是姨奶奶白晰的玉足和秀
美光润的阴户。要是能再去伺侯姨奶奶一次,该有多好呀!


【完】